You need the Adobe Flash Player to view this movie!
You need the Adobe Flash Player to view this movie!

關山。山關 \ 貓頭鷹老媽

 

天上
 一條屬靈的道路在關山,左靠玉山右倚海岸山脈,綿綿源絕雲霧交纏飄渺杳然,陽光和雨水澆灌傾覆,請問這裡是天上還是人間?
 
   聽說很久很久的以前,這裡住滿了紅色的蟲。幾經悠悠千古,不復見於世,只聞鬱鬱森林內不時傳來紅色的嘆息,或寧願用它紅色的羽翼撫平胎痕滿佈的大地容顏。有關來自紅色的哭泣,有誰聽見 ?
 
 
人間
 ㄧ條屬世的道路在關山,直直坦坦自由騎乘,眾聲喧嘩擾擾攘攘,在地的心上起起伏伏。雨說渴了我給你水喝,風說累了我載著你,陽光說冷嗎?不怕我在。然後地說:「孩子,我的胸膛寬廣無垠,到我懷裡卸下你的憂傷,讓我為你擦乾眼淚。」
 
 
陽光照不到的地方
 
 她在關山賣釋迦也賣祖先的圖騰吊飾。鳳梨釋迦、土釋迦堆疊而成ㄧ座座小山,小山遮蔽了陽光,也遮掩了牆上祖先留下的雲彩。她站在小山的後面,忘了風忘了雨,微黯的臉容有著淡淡的哀愁,因為釋迦不能等人,所以買一籃生的就送一籃軟熟的。牆上的吊飾可以等,等過穿山而來的風沙,卻等不到陽光。她依然挺立站在小山的後面,相信神靈與她同在。
 
她在關山賣玉米也賣甘蔗。烏黑的鐵桶上架著一個更黑的鐵鍋,冷鍋冷灶的肚腹裡懷著意想不到的溫熱,熟玉米三支ㄧ百元,賣完一鍋,再煮下一鍋。玉米要現採現煮現吃才會香甜Q軟,如同冰鎮的現榨甘蔗汁要限兩小時內喝完那樣,都是她不變的堅持。橙黃的臉頰有著老樹的風霜,堅定的眼神來自對人的信任,相信一切隨風而來的承諾和讚美,跑著追著漸漸駛離的客人,只為了送上一瓶冰鎮的甘蔗汁。
 
 
哭泣的露珠
她站在鹿野高台上唱歌,唱阿公阿嬤的歌唱祖先部落的歌,也唱年輕人的歌,什麼人來就為他唱什麼歌。微微不墜的笑影裡映著三張哭泣待哺的孩子的臉。所以她一直在唱,不管風不管雨,不管汗珠和雨滴,從日出唱到日落,為著孩子,也為著遠離暴力維持最後的驕傲而唱。
 
她,她和她都站著,站在山的那一邊,站在曾經是紅蟲滿天的山巔水涯,曾經是雲霧飄渺的天上人間。但她們不是下凡的仙子,而是被囚在山關之內,為著生活堅持挺立的老靈魂。
 
 
 
 
 
關山鎮處於花東縱谷平原南段,西鄰中央山脈、東鄰海岸山脈
 
關山鎮的歷史發展
關山鎮根據文獻記載,關山鎮原名『里?』是原住民語『ㄉㄧㄉㄢˋㄉㄧˋㄌㄢˋ』的音譯,在清朝康熙年間尚屬於未開發的蠻荒地帶,當時只有阿美族原住民在此居住,到了光緒年間才逐漸有漢人開始往關山地區移居,並從事農業耕作,開始了關山地區的發展,關山鎮並於民國42年(西元1953年)在關山鎮鎮名代表冬季大會決定,將原本『里?』改為『關山鎮』。